指认这所大学录取新生时歧视亚裔学生,拉美传统左翼国家执政党社会基础依然稳固

by admin on 2020年7月26日

报告说,由40人组成的招生委员会就课业成绩、课外活动、体育特长和个人特质四项给申请人单项打分并且另外再打一个综合分数。

政治版图加速调整

美国高校因涉嫌种族歧视惹过不少官司。最近一起影响较大的发生在2008年,一名欧洲裔女学生对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提起诉讼,理由是这所大学在录取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导致成绩不如她的少数族裔学生入选而她落榜。

拉美选情折射何种政治信号

美国一个争取教育公平的权益组织15日发布一份报告,指认常春藤名校哈佛大学在录取过程中涉嫌歧视亚裔学生,给亚裔学生的主观分打分偏低。

从当前选情看,古巴和委内瑞拉作为拉美传统左翼执政国家,执政党社会基础依然稳固。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优先稳定国内政治的同时发展经济,古巴继续推进模式更新以改善民生,但两国都面临不利的外部经济和外交环境,执政挑战依然严峻。

“学生支持公平招生”组织与哈佛大学的诉讼定于今年10月开始审理。按照路透社的说法,美国教育部已经对哈佛大学招生时涉嫌种族歧视发起调查。

本世纪初以来,左翼浪潮席卷拉美,多国实现左翼政党执政。近年来,受国际金融危机和自身经济结构性问题影响,阿根廷、巴西等地区大国左翼执政党相继丢权,地区政治钟摆右移,左右政党拉锯的地区政治格局正在形成。

平权组织“学生支持公平招生”4年前状告哈佛大学,指认这所大学录取新生时歧视亚裔学生。与其他族裔相比,课业成绩最好的亚裔学生录取率反而最低。

近年来,巴西、秘鲁等拉美国家因腐败问题引发政坛地震,拉美选民对腐败问题关注度明显上升。各政党纷纷在竞选纲领中贴上反腐标签,而民众因腐败问题开始对传统政党失去信心,也为新兴政治力量崛起创造了机会。

不过,哈佛大学援引相同调查材料得出不同结论,辩称亚裔种族因素对录取结果的影响“就数据而言几乎为零”。

哥伦比亚政治分析师费尔南多·希拉尔多认为,杜克当选将使目前哥政府与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民族解放军”的和谈陷入困境。杜克或将要求“哥伦比亚民族解放军”停止一切活动并集中在一处,然后考虑与之谈判,但“哥伦比亚民族解放军”显然不会接受。

编辑: 何柏梅

影响选情的新因素

这一组织15日向波士顿一家联邦法院递交一份新报告,分析对照2010年至2015年间哈佛大学的申请和录取材料,“曝光哈佛大学种族歧视的惊人程度”。

“左右拉锯”正在形成

主持撰写这份报告的杜克大学经济学教授彼得·阿西迪亚科诺说,他们查阅哈佛大学的录取材料后发现,在主观分栏目里,亚裔学生得分最低。

传统右翼执政国家的左翼政治力量有所增强。哥伦比亚大选中,左翼候选人彼得罗成功杀入第二轮。哥伦比亚政治学家豪尔赫·雷斯特雷波说:“上世纪40年代以来,从来没有来自左翼的可行选项,这是本次大选最突出的特点。”

卡德分析各种因素后认定,学生亚裔背景对哈佛录取结果的影响“就数据而言几乎为零”。

中美洲哥斯达黎加今年4月举行第二轮选举,以打击腐败、消除不公等作为执政重点的中左翼公民行动党候选人卡洛斯·阿尔瓦拉多获胜。南美洲巴拉圭执政党红党的候选人贝尼特斯同样以打击腐败、发展经济赢得多数选票当选总统。

哈佛大学方面15日辩解说,那份几年前的调查报告“依据有限材料,不完整,只是初步”摸底,初衷不是研究种族因素是否影响招生公平。

哥伦比亚是南美传统的右翼执政国家。此次大选是哥结束数十年国内武装冲突实现和平之后首次举行大选。选民关注焦点从过去的国内安全更多地转向经济社会发展,最终主张经济发展优先的杜克在第二轮投票中战胜左翼候选人彼得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