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收留了两名叙利亚难民,下面是具体奖项揭晓时间的

by admin on 2020年7月26日

根据诺贝尔奖官方网站日前发布的消息,2015年诺贝尔奖的揭晓时间已经确定,在国庆长假期间,其实也可以关心下诺贝尔奖各奖项的颁发情况。2015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名单正在汇总,欢迎围观~

德国老太太希尔德施拉姆是希特勒首席建筑师的女儿。为了替纳粹父亲赎罪她多年来致力和平,反对种族主义,资助犹太女性。最近,她又收留了两名叙利亚难民。

下面是具体奖项揭晓时间的,均为欧洲中部时间:

忙碌的大宅

生理学或医学奖:2015年10月5日周一上午11:30

在院子里打量挂满枝头的苹果、梨和桃子时,施拉姆发现自己房子里出现一个陌生的叙利亚人。这非但没让她不安,还让她露出了笑容。

物理学奖:2015年10月6日周二上午11:45

一定是我的叙利亚房客带来的朋友。从叙利亚来的人他们都认识,他们会一直呆在我这儿,直到决定下一步该做什么,施拉姆告诉陪同身旁的英国广播公司记者。

化学奖:2015年10月7日周三上午11:45

今年1月以来,施拉姆收留了两名叙利亚难民纳齐尔和艾哈迈德。过去近九个月里,施拉姆的别墅成了这两个年轻人的家,厨房、卫生间全部向他们开放,还给他们准备了单独的卧室。

和平奖:2015年10月9日周五上午11:00

在施拉姆看来,这是再合理不过的安排。由于大批难民涌入,德国的难民中心应接不暇。只要有地儿,每户人家都应该收留一个难民,这位79岁的老太太说。这是个简单的决定,我们有的是地儿,大家也都同意。

经济学奖:2015年10月12日下午1:00

施拉姆住在一座宽敞、典雅的木质房子里,上下四层楼有迷宫般的客房和走廊。施拉姆自己也不清楚,这幢房子里究竟住着多少人。她说,我们总是试图填满它。

文学奖:2015年10月8日。

早在1968年,施拉姆和丈夫与另外一对夫妻出钱买下这座房子。他们最初计划,像一个社区那样生活在这里,彼此帮助,一起抚养孩子。他们甚至还在花园小屋里办过一个幼儿园。

在奖金数量方面,由于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从2012年起,诺奖奖金由1000万瑞典克朗缩水至800万瑞典克朗,今年奖金的具体数目尚未公布。因为过去一年美元升值,800瑞典克朗奖金如果兑换成美元的话将少于100万美元,去年为110多万美元。

最热闹的时候,这儿一共住着16个大人和6个孩子。几十年来,这座房子的居民来来去去,只有施拉姆一直住在这里。

诺贝尔奖

目前,施拉姆和她的两个叙利亚朋友住在一层。虽然毫无保留地向他们敞开家门,施拉姆也曾担心,最初的磨合期免不了摩擦和争执。

诺贝尔奖由瑞典商人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设立。在诺贝尔事业鼎盛的时期,他一共在20多个国家建立公司,共有90多家工厂,他的公司不断扩张,还成为19世纪最富有的那几个人之一。

我担心要统筹安排好多事情,最后自己会不堪重负而崩溃,她说。结果却出人意料地顺利。坦率说,后来根本没有任何问题,让人吃惊。

1896年,诺贝尔留下那份成立诺贝尔奖的著名遗嘱。没有结婚也没有子女的诺贝尔曾想过让兄弟的子女继承遗产,但数额实在太庞大了,他最后只拿出了4%给他们。剩下的部分,他要让这些财富成为可持续的人类遗产。在诺贝尔的遗嘱中,他设立物理和化学奖,这一直是他的事业,文学是他年轻时代的梦想,他始终喜欢文学,他要把这些钱奖励那些对人类作出贡献、为全世界带来福利的人。

向犹太人还债

诺贝尔是个理想主义者、世界主义者,他想让世界更好,所以他创立的这个诺贝尔奖具有国际性,不只是瑞典人可以获奖,他在遗嘱里提出,获奖者不受国籍限制,全世界的天才都能获得此殊荣。他的这一决定在当时很有争议,瑞典人非常生气,认为这是不爱国的表现。

这或许因为施拉姆是个忙碌的人,几乎没有时间过问家事。她常年主持一个名为回报的基金会,向投身艺术和学术研究的德裔犹太妇女提供支持。

1900年6月,诺贝尔基金会成立,并于次年诺贝尔逝世5周年纪念日,即1901年12月10日,首次颁发诺贝尔奖。自此以后,除因战时中断外,每年的这一天分别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和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隆重的授奖仪式。但诺贝尔的遗嘱有些含糊,没有指明如何选择,奖金怎么发。谁负责发放诺贝尔奖呢?现在的情况是,物理、化学奖由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这是瑞典最古老的科学院;医学奖由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颁发;文学奖由瑞典学院颁发;而和平奖则由奥斯陆方面颁发。

施拉姆的父亲阿尔贝特施佩尔是著名的纳粹建筑师。他长期担任希特勒的首席建筑师,其主持设计的作品大到恢弘的建筑物,小到某个集会布景。施佩尔后来官至军备与战时生产部部长,负责让纳粹德国的战争机器高速运转。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施佩尔因违反人道罪和战争罪被判处20年监禁。他放弃了上诉,认为与曾给世界带来的苦难相比,任何惩罚都微不足道。

当年,施拉姆刚刚9岁,生活中父亲严重缺位。施佩尔被判入狱后,这对父女长达20年书信往来。施拉姆希望,能够借此了解父亲。她变卖了从父亲那儿继承的几幅名画,将钱全部注入回报基金会。

她说:不少德国人因为迫害犹太人发家致富,抢走他们的工作,霸占他们的房子和财产,在她看来,向犹太人还债是德国的集体义务。

20世纪80年代,施拉姆在德国的反战促和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后来两度获选新兴绿党的议员。东西德统一后,她辞去其他职务,专心投入反种族歧视的事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